回首頁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  
 
企業新聞

日期 2007-05-21
標題 同業看壞景氣,四維航藍俊德勇猛造船
內容
 
怪老闆帶領怪船隊追上錢潮
 
四維航董事長藍俊德堪稱散裝航運界的「怪老闆」,他的怪策略,讓四維航成了散裝船多頭榮景的最大受惠者,不但度過散裝航運大寒流,今年獲利也再挑戰新高,法人甚至預估稅前EPS將高達七元
 
今年以來,散裝船景氣領先指標BDI指數不斷逼近二OO四年歷史新高,業者為此搶船搶成一團。然而兩年前很多船商以為高點已過,策略轉向保守,就連散裝龍頭裕民都不敢再進場造船。
 
在這種氛圍下,卻有一家公司反其道而行,拼命下單造船,動作比別人都大,從公司經營策略與績效來看,儼然成為航運業界一頭紫牛──讓人不注意也難,這隻紫牛就是四維航業。
 
業界老闆對四維航造船勇氣與眼光都相當佩服,目前四維航等著點交的新船多達二十四艘,預計在四年內分批點交完畢。對比其他同業缺船的嚴重程度來看,印證了四維航「勇猛造船」方向正確。
 
捨棄教職 買舊船當老闆
 
只要散裝船多頭氣勢不變,四維航未來三年獲利將逐年創新高,成長速度可能是航運股之冠。四維航亮眼的獲利,靠的是敢逆向操作的獨到經營策略。
 
藍俊德是航運界出了名的「怪」老闆,師範大學歷史系畢業,教了半年的書,放棄鐵飯碗,到一家大型散裝船業務部門上班,後來對自己的攬貨能力充滿信心,大膽開啟創業之路。
 
初期,四維航以散裝船代理業起家,後來發現毛利率受制於船東,決定自己創業。民國六十年,四維航沒太多資金就跨出冒險的第一步,藍俊德買進的第一艘舊船非常「破爛」,因為船太破,常擔心一出航就回不來,那段日子藍俊德幾乎天天望著大海、看著遠方唱「望你早歸」。
 
後來不堪每天忍受「資金可能葬送大海」的煎熬,藍俊德決定賠點小錢把船賣掉,並與現任總經理雲大楠合資、買進一艘較新的二手散裝船。孰料船航行沒幾次,竟然在途中觸礁沉了。
 
然而禍不單行,船舶雖獲保險理賠,但投保員工險的保險公司竟在這時倒閉,讓罹難者家屬拿不到一毛錢,但藍俊德沒落跑,選擇一肩扛下,反而拿船舶賠償金支付罹難船員理賠費用。
 
後來,雲大楠前公司又面臨倒閉危機,藍俊德更主動承接債務,由於當時船舶貸款金額比船價貴上二倍,藍俊德做這種承接債務的「傻事」,令人十分不解。但他卻有意外收穫,因為他是主動找日本債權銀行協商,日方對他的印象相當好,認為藍俊德有肩膀,反而奠定四維航日後在造船上的利基。
 
藍俊德作風大膽,反市場常態的事他率先跳出來做,作風獨特連帶地四維航經營型態也以「怪」著稱。比如四維航選購的船隻就跟同業大不相同,是以木材船、雙甲板多用途船及雜貨船為主,船舶噸位在一萬噸上下,均屬非主流的船型。但這樣「怪」手法,卻讓四維航在九七年全球海運市場大寒流、船家叫苦連天之下維持獲利。
 
說穿了,在這個大者恆大、資本支出龐大的市場,四維航走的是利基路線,外人眼中的「怪船」正好能夠承攬別人不要載的貨物,成功切進日本及吃水淺的港口運行。
 
汰舊換新 船隊全球受寵
 
前幾年隨著日本經濟泡沫化,台灣經營原木船的業者早已把船賣掉,但他認為,日本總有一天會復甦;就算要等很久,日本市場向來對木頭的需求都相當大,光這個市場就夠忙了。其次,PSC(港口國管制作業)對老舊船進港要求愈來愈嚴,日本環保要求更高,藍俊德再次逆勢操作,一九九六年委託日本造船廠建造全新原木專用船,而且一口氣訂了五艘。
 
果不其然,一九九七年開始實施ISM(國際船舶安全營運及預防海洋汙染管理規則),新歸定要求增加各種船體結構及設備,老舊船隻競爭力大減,藍俊德又嗅到船舶運價觸底反彈訊號,更大規模造船。
 
環保年代,更是新船當道年代。每一艘新船從簽約到交船耗時一、兩年,由於藍俊德眼光精準才讓四維航順利拓展至現在的三十二艘規模(船數與龍頭裕民相同,但噸數差距很大),平均船齡五歲,成為全球最年輕、最受歡迎的船隊,競爭力也跟著浮現。
 
去年造船價格居高不下,同業雖看好散裝榮景,卻沒勇氣這個節骨眼買船,但藍俊德看好散裝船有三到五年好光景,也預料特殊船隻嚴重不足,再度加碼造船,往後五年,四維航將是國內散裝船業者惟一在五年內、年年有新船加入營運的公司。
 
今年散裝態勢確實照藍俊德的看法在走,以新船加入及目前運價推估,四維航今年獲利挑戰新高機率很大,法人預估稅前EPS達七元,將再創營運新高。
 
四維航的興起在業界是一個奇蹟。藍俊德認為,勇於造船、知道去哪兒攬貨及永不放棄精神,是四維航成長的最大動力。説穿了,藍俊德到現在還是公司頭號業務高手,他說自己是「校長兼撞鐘(工友)」,因為站在第一線,鼻子越練越靈,他淡淡地說:「我買船的判斷力比你們買腳踏車還快。」他異於常人的怪嗅覺、怪策略正是四維航令人刮目相看的主因。
 
新聞節錄出處:【今周刊 543期/記者 黃吉米】

 

<回前頁